静地

存档灵魂:

你 的 微 笑


【智利】巴勃罗·聂鲁达 


你需要的话,可以拿走我的面包,  
可以拿走我的空气,可是  
别把你的微笑拿掉。  

这朵玫瑰你别动它,  
这是你的喷泉,  
甘霖从你的欢乐当中  
一下就会喷发,  
你的欢愉会冒出  
突如其来的银色浪花。  

我从事的斗争是多么的艰苦,  
每当我用疲惫的眼睛回顾,  
常常会看到,  
世界并没有天翻地覆,  
可是,一望到你那微笑  
冉冉地飞升起来寻找我,  
生活的大门  
一下子就都为我打开。  

我的爱情啊,  
在最黑暗的今朝  
也会脱颖出你的微笑,  
如果你突然望见  
我的血洒在街头的石块上面,  
你笑吧,因为你的微笑  
在我的手中  
将变作一把锋利的宝刀。  

秋日的海滨,  
你的微笑  
掀起飞花四溅的瀑布,  
在春天,爱情的季节,  
我更需要你的微笑,  
它像期待着我的花朵,  
蓝色的、玫瑰色的,  
都开在我这回声四起的祖国。  

微笑,它向黑夜挑战,  
向白天,向月亮挑战,  
向盘绕在岛上的  
大街小巷挑战,  
向爱着你的  
笨小伙子挑战,  
不管是睁开还是闭上  
我的双眼,  
当我迈开步子  
无论是后退还是向前,  
你可以不给我面包、空气、  
光亮和春天,  
但是,你必须给我微笑,  
不然,我只能立即长眠。  


存档灵魂:

月 光


【美】露易丝·格丽克


薄雾升起,带着一点声音。像砰地一声。
那是心跳。太阳升起,略显冲淡。
似乎是许多年之后,它再次下沉
而暮色泼洒海岸,在那儿变浓。
恋人们不知从何处赶来了,
这些人仍然有身体和心脏。仍然有
胳膊、腿、嘴巴,虽然到白天他们可能又成了
主妇和商人。

这同一个夜晚也产生了像我们这样的人。
你像我一样,不管你是否承认。
不满足,极其细心。你渴望的并不是体验
而是理解,似乎它可能抽象地存在。

然后又是白天,世界回复常态。
恋人们抚平头发;月亮继续它空洞的存在。
海滩又将属于神秘的
很快将出现在邮票上的鸟儿。

但我们的记忆,那些依赖于形象的人们的记忆,将会怎样?
难道它们就毫无意义?

薄雾升起,收回爱的证据。
失去了这些,我们只剩下镜子,你和我。


柳向阳  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