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地

存档灵魂:

你 的 微 笑


【智利】巴勃罗·聂鲁达 


你需要的话,可以拿走我的面包,  
可以拿走我的空气,可是  
别把你的微笑拿掉。  

这朵玫瑰你别动它,  
这是你的喷泉,  
甘霖从你的欢乐当中  
一下就会喷发,  
你的欢愉会冒出  
突如其来的银色浪花。  

我从事的斗争是多么的艰苦,  
每当我用疲惫的眼睛回顾,  
常常会看到,  
世界并没有天翻地覆,  
可是,一望到你那微笑  
冉冉地飞升起来寻找我,  
生活的大门  
一下子就都为我打开。  

我的爱情啊,  
在最黑暗的今朝  
也会脱颖出你的微笑,  
如果你突然望见  
我的血洒在街头的石块上面,  
你笑吧,因为你的微笑  
在我的手中  
将变作一把锋利的宝刀。  

秋日的海滨,  
你的微笑  
掀起飞花四溅的瀑布,  
在春天,爱情的季节,  
我更需要你的微笑,  
它像期待着我的花朵,  
蓝色的、玫瑰色的,  
都开在我这回声四起的祖国。  

微笑,它向黑夜挑战,  
向白天,向月亮挑战,  
向盘绕在岛上的  
大街小巷挑战,  
向爱着你的  
笨小伙子挑战,  
不管是睁开还是闭上  
我的双眼,  
当我迈开步子  
无论是后退还是向前,  
你可以不给我面包、空气、  
光亮和春天,  
但是,你必须给我微笑,  
不然,我只能立即长眠。  


这段文字吸引我的眼球了

存档灵魂:

要 的 就 是 过 程 精 彩


【文】史铁生


降生在什么地方相当重要。生在穷乡僻壤,有孤陋寡闻之虞,不好。生在贵府名门,又有骄狂愚妄之险,也不好。生在一个介于此二者之间的位置上怎么样?嗯,可能不错。这样的位置好虽好,不过在哪儿呢?你最好生在一个普通知识分子的家庭。

一个人长大了若不能怀恋自己的童年,当是莫大的缺憾。你应该有一大群来自不同家庭的男孩儿和女孩儿作你的朋友,你跟他们一块认真地吵架并且翻脸,然后一块哭着和好如初。

你的母亲也要有知识,但不要象你父亲那样关心书胜过关心你。不要象某些愚蠢的知识妇女,料想自己功名难就,便把一腔希望全赌在了儿女身上,生了个女孩就盼她将来是个居里夫人,养了个男娃就以为是养了个小贝多芬。

在你两三岁的时候你就光是玩,别着急背诵《唐诗三百首》和弄通百位数以内的加减法,去玩撒尿和泥,然后用不着洗手再去玩你爷爷的胡子。到你四五岁的时候你还是玩,在你母亲的皮鞋上钻几个洞看看会有什么效果,往你父亲的录音机里撒把沙子听听声音会不会更奇妙。上小学的时候,你门门功课都得上三四分就够了,剩下的时间去做些别的事,以便让你父母有机会给人家赔几块玻璃。一上中学尤其一上高中,所有的熟人都对你刮目相看,各种奖啊并不构成你的好运,你的好运是你其实并没花太多时间在功课上。你爱好广泛,若癫若狂。

接下来你到了恋爱的季节。这时你正在一所名牌大学里读书,读得出色,各种奖啊奖啊又闹着找你。你的动静坐卧举手投足都流溢着男子汉的光彩,明显地追逐你的和不露声色地爱慕着你的姑娘们已是成群结队。但你一向只是婉言而真诚地拒绝,善意而巧妙地逃避,弄得一些自命不凡的姑娘们委屈地流泪。有一天,你在运动场上正放松地慢跑,你忽然看见一个陌生的姑娘也在慢跑,她的健美一点不亚于你,她修长的双腿和矫捷的步伐一点不亚于你,生命对她的宠爱、青春对她的慷慨这些绝不亚于你,而她似乎根本没有随州装饰网发现你,她顾自跑着目不斜视,仿佛除了她和她的美丽这世界上并不存在其它东西,甚至连她和她的美丽她也不曾留意,只是任其随意流淌,任其自然地涌荡。而你却被她的美丽和自信震摄了,被她的优雅和茁壮惊呆了,你被她的倏然降临搞得心恍神惚手足无措。你在她周围不露声色地卖弄你的千般技巧万种本事,终于引起了她的注意。你又在朋友家里和她一起吃过一次午饭,你们认识了,谈了很多,谈得融洽而且热烈。此后不是你去找她,就是她来找你,春夏秋冬春夏秋冬……总之,你们终成眷属。

也许你已经注意到了,我忽然有了一点疑虑:你能在一场如此称心、如此顺利、如此圆满的爱情和婚姻中饱尝幸福吗?会不会因为圆满而阻塞了渴望,而限制了想象,而丧失了激情,从而在以后漫长的岁月中遵从一种生理程序,心路却已荒芜,继而是麻木——会不会?会不会是这样?地球如此方便如此称心地把月亮搂进了自己的怀中,没有了阴晴圆缺,没有了潮汐涌落,没有了距离便没有了路程,没有了斥力也就没有了引力,那是什么呢?很明白,那是死亡。

我们的一切聪明和才智、奋斗和努力、好运和成功到底有什么价值?我们的目的何在?我们的救赎之路何在?我们真的已经无路可走真的已入绝境了吗?是的,我们已入绝境。现在,我们只占着一项便宜,那就是死神还没驾到,我们还有时间想想对付绝境的办法,当然不是逃路,当然你也跑不了。其他的办法,看看,还有没有?

过程。对,过程,只剩了过程。对付绝境的办法只剩它了。事实上,你唯一具有的就是过程。不信你可以慢慢想一想,什么光荣呀,伟大呀,天才呀,壮烈呀,博学呀,这个呀那个呀,都不行,都不是绝境的对手,只要你最关心的是目的而不是过程,你无论怎样都得落入绝境。过程的精彩是无法被剥夺的,因为死神也无法将一个精彩的过程,变成不精彩的过程。对,生命的意义就在于你能创造这过程的美好与精彩,生命的价值就在你能够镇静而又激动地欣赏这过程的美丽与悲壮。


存档灵魂:

月 光


【美】露易丝·格丽克


薄雾升起,带着一点声音。像砰地一声。
那是心跳。太阳升起,略显冲淡。
似乎是许多年之后,它再次下沉
而暮色泼洒海岸,在那儿变浓。
恋人们不知从何处赶来了,
这些人仍然有身体和心脏。仍然有
胳膊、腿、嘴巴,虽然到白天他们可能又成了
主妇和商人。

这同一个夜晚也产生了像我们这样的人。
你像我一样,不管你是否承认。
不满足,极其细心。你渴望的并不是体验
而是理解,似乎它可能抽象地存在。

然后又是白天,世界回复常态。
恋人们抚平头发;月亮继续它空洞的存在。
海滩又将属于神秘的
很快将出现在邮票上的鸟儿。

但我们的记忆,那些依赖于形象的人们的记忆,将会怎样?
难道它们就毫无意义?

薄雾升起,收回爱的证据。
失去了这些,我们只剩下镜子,你和我。


柳向阳  译


+:

DAY-196

Spotify上follow了Kiiara

翻她的歌单发现了这首歌

油管上都找不到MV

风格和Kiiara自己有点像

beat不错 没有Kiiara那么电 感觉更接近R&B

当然我也不懂多少音乐

所以好听就行

EMI还有一首叫Hit Me

个人觉得比Popular好听但是网易没有

如果你能找到可以听听看

晚安


+.

2016.12.8